育儿心得:妈妈,你说话还算不算数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点击数:

育儿心得:妈妈,你说话还算不算数

文 章来
源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 m

育儿心得:妈妈,你说话还算不算数

 清早起来,心情并没有因为昨天给Z老师打电话轻松起来,而是为昨晚临睡前和鼎儿的一番话再次燃起了怒火,原本想着就这样期待着老师解决问题吧!可是搂着鼎儿问:“新来的X老师除了搡你之外,还对你做过什么?”鼎儿说:“她还捏过我的脸。”闻言,我心里一惊,说:“怎么捏的?你在妈妈的脸上试试。”鼎儿说:“妈妈,有点疼,你不害怕吗?”我说:“不害怕,你捏吧!”鼎儿伸手在我的脸上拽了一下,生疼,我问:“老师是这样捏的你吗?”鼎儿说:“这是轻的。”我继续问:“还有重的吗?”鼎儿说:“有,重的时候,老师是这样往两边扭。”我问他为什么要扭脸?鼎儿说:“我做作业的时候比别的小朋友慢,我正准备做的时候,她就过来了,就捏我的脸。”我的心一下就被扯疼了,鼎儿又说:“老师还打过我的头。”我突然不敢问了,鼎儿说:“老师觉得我调皮就打我的头。”眼前再次浮现那个见习老师五大三粗的身影,再次浮现她难看的表情,我问鼎儿:“有谁看见了?”鼎儿说了几个小朋友的名字,我摸着他的小脑袋说:“这些事情你怎么不给我说呢?”鼎儿说:“给你讲有啥用?她还是得那么做。”他无奈的语气中透出了对我的失望?我听出来的就是这样的情绪,一时间内心翻腾的不知是何等滋味,我对鼎儿说:“放心,明天早上爸爸和妈妈一起去送你,妈妈一定告诉她不许再动你的脸。”鼎儿忽然贴紧了我说:“妈妈,明天你就去说吗?”我重重的“嗯”了一声,三年了,我没有给老师找过任何麻烦,可是这次我真的不能再继续隐忍了,因为我突然意识到这真的不是涵养问题,而是懦弱!
  早上起来,我实在难以忍受内心的憋屈,给Z老师发过去信息,告诉她,如果她们很为难,那么我自己去园长那里说,如果园长那里也为难,我就去教育局,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等我上完一节课准备送鼎儿的时候,接到了鼎儿现任班主任T老师(就是那个把鼎儿锁起来的年轻老师)的电话,她说Z老师给她看了我发的信息,她问那个见习老师了,说她没有捏鼎儿的脸,如果没有这个电话,我想自己还能稍微平和些,可是当我听到她如此一说时,内心的愤怒瞬间就爆发了,我回敬道:“我相信我的孩子,他不会撒谎的,你可以问问他周围的小朋友,你们要是觉得为难,我去找园长,我还是那句话,等你当了妈妈,我所有的感受你都会懂!我现在送鼎儿去。”鼎爸早早等着,我们一起牵着鼎儿的手往外走,小子忽然停下脚步问:“妈妈,你说话还算不算数?”我看着小子,他满脸的期待说:“就是你说要给X老师说不要让她捏我的脸。”我点点头说:“当然算数,就算妈妈见不到她,也会让Z老师给她说的,要是她再敢动你的脸,妈妈来处理,你放心!有任何问题都要给爸爸妈妈讲,这样我们才能帮你,相信妈妈,妈妈一定能保护你!”鼎儿很开心的笑了,他一直紧紧的拉着我的手,到了教室门口,遇见了匆忙下楼的T老师,鼎儿喊了她一声,我们便上了楼,鼎爸要求自己跟那个老师说,但,Z老师拦下了,她说:“你们别去找她了,找她也没有用,你们相信我,我来处理,今天一定找园长说,把她调到别的班去。”
  Z老师把我们带到隔壁孩子的寝室,说了很多,包括鼎儿的优点,还有很多表示歉意的话,虽然我觉得这些来得太晚了,但我依然选择了让她处理这件事儿。Z老师婉转提及我在电话中对T老师的态度有些生硬,我再次告诉Z老师:“我只是以一个过来人的经验提醒她,没有别的意思,既然鼎儿敢这么坚决的让我们来当面给那个老师说不要捏他的脸,那这肯定不是谎话我相信孩子,可是她打电话却说那个老师说没有,你们可以选择相信老师,但我相信自己的孩子!”Z老师说:“是的,我们都该相信孩子,他既然说出来了,一定是出现了问题,我们一定会好好处理的,咱们三年都挺友好的,还剩一个月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儿闹的不愉快,以后我的孩子上学我也想开开心心的见到你对吧?”她说了很多,我也明确告诉她,我不是因为这一件事儿纠结生气,而是许多事情堆积在一起,觉得没有必要再去谦让了,否则我对不起孩子的那份信任,老师表示理解。
  T老师发信息说她感到难过,这三年她们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我们的孩子,却因为一个见习老师被否定一切。我一时觉得她真的是太不成熟了,一周前,她刚刚把鼎儿锁在教室,丢在窗台,居然没有觉得不妥,还认为我们是因为这一件事儿否定她们所做的一切。于是,我给她发了一条长长的信息,把从去年开始我觉得她们处理的不妥当的地方都指了出来,包括鼎儿的嘴巴被打,她们的不公平做法,包括老师对孩子一再的否定,包括她们对安全课后遗症的不妥处理,包括她把鼎儿锁到教室里放到窗台上……我不想揭那个对她和我而言都是难以忍受的伤疤,可我更无法忍受她的避重就轻,怎么可以把我的抗议归咎于对一个见习老师?我明确告诉她,失望是一点点堆积起来的,这件事只不过是个导火索,让我清楚的看到自己该起来维护孩子的利益了。这个时候,真的已经没有必要再去顾忌什么面子了,孩子的身心健康才是第一位的!
  下午接园的时候,我没有再见到那个另类的见习老师,希望自此再不要见到她出现在鼎儿的教室中,也希望经历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能够换来孩子们的安宁。我特意给昨天大声说出鼎儿委屈的HY打了个电话表示感谢,他妈妈说老师把俩孩子调开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知道从此鼎儿更得靠自己了,这方面我还是得继续教,否则他永远不懂得勇敢的说出自己的不满,这事儿估计需要些时间。都说孩子在逆境中成长会更加的茁壮,可是这个过程又是多么的煎熬啊!这次,我们不能说自己胜利了,但我懂得了,孩子的幼小心灵还是需要父母去呵护,别人并非都值得依托……

文 章来
源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