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教育在美国的传播及其本土化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点击数:

幼儿园教育在美国的传播及其本土化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 om

幼儿园教育在美国的传播及其本土化

作者简介:袁传明(1985-),男,江苏淮阴人,扬州大学教育科学学院讲师,教育学博士(江苏 扬州 225002)。

  内容提要:对美国来说,幼儿园是一个舶来品。19世纪50年代中期,德国幼儿园开始传入美国,引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幼儿园运动。幼儿园在美国的传播分为两条路径:一条是思想宣传路径;一条是实践推广路径。1856年9月,巴纳德在《美国教育杂志》中刊发了《福禄培尔的幼儿—花园体系》一文,率先导入了福禄培尔的幼儿园理论。1856年秋,德国移民舒尔茨夫人在威斯康星州创办了美国第一所德语幼儿园,被看作是幼儿园实践在美国的开端。二者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生的,但前者往往被许多学者所忽视或误传。19世纪末20世纪初,进步主义教育修正了福禄培尔幼儿园中的象征主义和恩物主义,实现了美国幼儿园的本土化。

  关 键 词:福禄培尔 幼儿园 巴纳德 皮博迪 进步主义

  基金项目:扬州大学高层次人才科研启动基金资助项目;扬州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基金资助项目“近代英国功利主义大学观研究”(XJJ2015—25)。

  1852年6月2日,被誉为“幼儿教育之父”[1]的德国教育家弗里德里希·威廉·奥古斯特·福禄培尔(Friedrich Wilhelm August ,1782-1852)逝世,在一些进步人士的推动下,普鲁士政府不得不取消对幼儿园的禁令,随之福禄培尔所创办的幼儿园在欧美大地迅速蔓延开来,且势如破竹。“幼儿园成了福禄培尔的象征。”[2]19世纪50年代中期,福禄培尔的幼儿园教育传入美国,人们开始对这个新奇的事物产生了兴趣;与此同时,德裔美国人开办了美国第一所幼儿园,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两股力量形成合力,共同推动了美国幼儿园的早期发展。思想的传播需要媒介,而实践的推广则须身体力行。我国学者在对美国幼儿园的研究过程中,往往忽视思想的传播,把重心放在办学实践上,且在描述史实中存在争议。通过查阅史料发现,美国早期幼儿园的导入有两条十分清晰的路径:一条是巴纳德的思想宣传路径,另一条是舒尔茨夫人的实践推广路径。二者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发生的,它们之间有联系,也有不同,相互影响,共同推动着美国幼儿园运动及其本土化的发展。

  一、德国幼儿园理论的引入

  美国著名教育家亨利·巴纳德(Henry Barnard,1811-1900),创立了美国教育委员会(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of Education),致力于美国联邦的教育工作,他还曾与贺拉斯·曼(Horace Mann,1796-1859)一道领导了19世纪美国公立学校运动,是美国近代教育制度的重要设计者之一。巴纳德热衷于美国的教育事业,积极投身于美国公立学校的教育改革,并且创办了多种教育期刊和杂志,例如:《康涅狄格州公立学校杂志》(Connecticut Common School Journal)、《罗德岛教学研究所杂志》(Journal of the Rhode Island Institute of Instruction)和《美国教育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Education)等。其中,以巴纳德耗费巨资打造的百科全书式期刊《美国教育杂志》的影响最大。这份期刊从1855年开始创办,至1881年停刊,共31卷,在欧美许多国家发行。它刊载的内容涉及从殖民地时期到19世纪的美国教育史、欧洲教育的概览及对美国的影响、当代教育问题等,是当时一线教师与教育家了解世界教育和美国教育改革的必读书目。美国心理学家G·斯坦利·霍尔(G.Stanley Hall,1844-1924)认为,《美国教育杂志》“可能是曾经出版过的任何语言的刊物中最有价值的教育期刊”;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校长丹尼尔·科伊特·吉尔曼(Daniel Coit Gilman,1831-1908)认为,《美国教育杂志》是一份“最全面、最有价值的期刊”;阿根廷总统D·F·萨米恩托(D.F.Sarmiento,1811-1888)购买了四卷,用于阿根廷的公立学校改革;等等。因此,《美国教育杂志》被誉为“欧美教育思想与实践的宝库”。[3]这部《美国教育杂志》是现今研究19世纪及以前美国教育史的珍贵史料,与我国20世纪初的《教育世界》《教育杂志》十分相似。

  巴纳德通过创办教育期刊和杂志来宣传欧洲先进的教育理念,并且率先引入了德国的幼儿园理论。1856年9月,他在《美国教育杂志》的第2卷第15章中,以《福禄培尔的幼儿—花园体系》(Froebel's System of Infant-Gardens)为题,引介了在1854年举办的伦敦教育展览(London Educational Exhibition)中关于福禄培尔设计的几种恩物的报道。《福禄培尔的幼儿—花园体系》一文原载英国《国家社会月刊》(The National Society's Monthly Paper)第108卷,1855年11月刊。[4]后经巴纳德转载,配有导言,这是德国幼儿园理论第一次公开地传入美国。巴纳德在导言中说:“在1854年伦敦教育展览中最有趣、最有教育意义的贡献之一就是由汉堡的霍夫曼先生(Mr.Hoffman)制作的便宜而简单的玩具样本。这是由弗里德里希·福禄培尔设计的,应用于他的幼儿园(Infant Garden)训练与教学。这已经被介绍到了欧洲的主要城市。为了介绍展览会的主题,我们正在等待接收我们预定的样本、供使用的一个实践指导副本以及关于这个新的幼儿学校——更确切地说是幼儿游戏教学——方法与成果的法文和德文出版物。由于我们的样本和文件还没有收到,我们先介绍下关于福禄培尔幼儿—花园体系,它转自1855年11月的《国家社会月刊》。”[5]文章的结尾还附有福禄培尔恩物及使用说明和价格。

  此后,巴纳德又在《美国教育杂志》刊载了多篇介绍福禄培尔幼儿园教育思想的文章,例如,巴纳德在1858年3月《美国教育杂志》第15章的“教育杂记与信息”中刊载了《弗里德里希·福禄培尔和幼儿园》(Friedrich Froebel,and the Kindergarten)一文。[6]1890年,巴纳德汇编出版了《幼儿园与儿童文化论文集》(Kindergarten and Child Culture Papers)一书,此书还有一个很长的副标题为《浅议福禄培尔的幼儿园理论——基于不同国家中的儿童文化的原理与方法》(Papers on Froebel's Kindergarten with Suggestions on Principles and Methods of Child Culture in Different Countries)。书中收集了《美国教育杂志》和其他期刊发表的关于福禄培尔和幼儿园的论文,共为三章:福禄培尔与他的教育工作、福禄培尔的教育体系、幼儿园与儿童文化。书的引言部分是巴纳德向美国福禄培尔联盟主席伊丽莎白·帕尔默·皮博迪(Elizabeth Palmer Peabody,1804-1894)致信表明出版此书的意图,以及皮博迪回信支持与赞赏巴纳德的工作。巴纳德在信中说:“我渴望将人类早期发展与训练的所有主题——特别是福禄培尔幼儿园的理论与成果这个工作——清楚地、全面地呈现在教师、父母和学校官员面前;在这些努力中,我征求您的意见与合作,并且通过你,与所有在家庭、幼儿园和初等学校中致力于同样主题的人合作。”[7]4皮博迪在回信中说:“亲爱的先生:没问题。对我来说,与您给予我全面而详细的评价相比,我能做的更多的就是在一个永久性的基础上建立幼儿园,并把它的原理与方法公正地呈现在美国的父母和教师面前……”[7]5-16这份篇幅较长的回信,概述了幼儿园的早期发展史。

  福禄培尔的幼儿园理论导入美国之后,引起许多教育界人士的注意,他们对这个“幼儿—花园体系”感到十分好奇。直到幼儿园在美国广泛建立起来之前,“幼儿园”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还是一个比较神秘的东西,只有通过相关杂志才可了解到,诸如《美国教育杂志》《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Monthly)等,很少有人真正见过。据载,到1870年,美国仅有10或12所幼儿园,而到了1880年,美国30个州中有超过400所幼儿园。[8]不难推测的是,从幼儿园的早期导入到后期发展,教育期刊特别是《美国教育杂志》扮演了重要角色,起到了早期宣传与普及的作用。而且在当时,以教育期刊和杂志为代表的传统媒体传播幼儿园理论的速度要远比幼儿园实践的扩散要更快、更广。

二、德国幼儿园实践的开展

  1856年秋天,德国移民玛格丽特·迈耶·舒尔茨(Margarethe Meyer Schurz,1833-1876)在美国威斯康星州沃特敦(Watertown)新建的家中创办了一所德语幼儿园。1853年,两位德国人玛格丽特·迈耶与卡尔·舒尔茨(Carl Schurz,1829-1906)在英国结为伉俪,并移居至美国费城附近的一个德语居民区,同年夏天又生有一女,名叫阿加特(Agathe)。由于女儿体弱多病,1855年他们带着阿加特回到英国,直至次年秋天,阿加特的病情有所好转才返回美国,后又迁居威斯康星州的沃特敦。期间,他们还生育了两个孩子。由于家庭富裕,舒尔茨夫人从小就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是福禄培尔的一名学生,深谙福禄培尔的幼儿园理论与实践。在沃特敦时,她用自己的房子开办一所幼儿园,教授自己的子女和附近家庭的孩子,主要用德语进行教学,开始践行福禄培尔的幼儿园理论。可惜,好景不长,由于家庭的频繁搬迁导致了幼儿园不久就停办了。这就是德国幼儿园在美国的首次实践。

  1859年,舒尔茨一家到波士顿旅行,结识了伊丽莎白·帕尔默·皮博迪(Elizabeth Palmer Peabody,1804-1894),并向皮博迪介绍了她教育女儿阿加特所采用的幼儿园教育方法。“幼儿园”(Kindergarten)对皮博迪来说还是一个新鲜词汇,加上舒尔茨对其形象生动的描述,这便引起了皮博迪的兴趣。[9]26通过观察与交流,皮博迪发现在幼儿园中成长的阿加特非常善于同他人交往,表现出不同于其他儿童的成熟。这使皮博迪对幼儿园的奥秘更加感兴趣。此后,舒尔茨夫人又将福禄培尔代表作《人的教育》(Education of Man)及其自然主义教育哲学与教学法介绍给了皮博迪。

  皮博迪是19世纪美国著名的超验主义作家和教育改革家,早年致力于超验主义运动(Transcendental Movement),热衷于创办学校与图书出版事业,后来成为早期美国幼儿园运动的奠基人。她的两个妹妹——玛丽·泰勒·皮博迪·曼(Mary Tyler Peabody Mann,1807-1887)和索菲亚·艾米利亚·皮博迪·霍桑(Sophia Amelia Peabody Hawthorne,1809-1871),分别是贺拉斯·曼和著名作家纳撒尼尔·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1804-1864)的妻子。皮博迪深受他们思想的影响。超验主义是美国19世纪30年代兴起的一场思想解放运动,强调“相信你自己”,追求人的自由的精神,源于一神教思想,可视为宗教神秘主义的一个分支。福禄培尔幼儿教育思想中浓厚的神秘主义色彩与超验主义有相似之处,“皮博迪对超验主义运动的关注,为她接受幼儿园的理论与实践打下了重要的基础”。[10]168

  于是,1860年,皮博迪和她的妹妹玛丽在波士顿的平克尼街(Pinckney Street)15号开办了美国第一所英语幼儿园。随后,她们又出版了《幼儿园指南》(Guide to the Kindergarten)和《幼儿道德文化》(Moral Culture of Infancy),宣传福禄培尔的教育思想,推动了美国幼儿园运动的早期发展。皮博迪是福禄培尔的幼儿园理论与实践的狂热信徒,1867年专程赴欧学习幼儿园理论。在深入研习欧洲福禄培尔主义思想之后,皮博迪全身心地投入到美国刚刚起步的幼儿园发展事业。为给幼儿园输送合格的幼儿教师,1868年,皮博迪在波士顿创办了美国第一所幼儿园教师培训学校。在幼儿教师的培训中,皮博迪的演讲渗透着母爱教育哲学,突出“母亲精神”(Mother Spirit)在教育教学中的重要性,反对说教式教学,强调关心和游戏的重要作用。[11]280此外,1873年,皮博迪还创办并出版了《幼儿园信使》(Kindergarten Messenger)杂志,宣传福禄培尔的幼儿园教育思想,使“幼儿园”这一舶来品在美国得以迅速发展。1876年,在费城举办的建国一百周年博览会上的幼儿园设施展览,进一步推进了幼儿园运动。[12]1877年,皮博迪在密尔沃基成立了第一个美国福禄培尔联盟(American Froebel Union)。此后,全国各地纷纷建立福禄培尔协会。据统计,到1897年时,美国已有400多个名称不一的幼儿园协会。[13]

  在皮博迪不知疲倦的倡导和宣传下,幼儿园逐渐为人们所熟知,并开始涉足美国公立教育体系之中。但是19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迅速发展起来的私立幼儿园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中上层阶级家庭的子女,还未普及至普通大众。此时,一种专为贫民子女提供教育的慈善幼儿园在个人、教会以及各种组织的资助下缓慢发展起来了。创办这类幼儿园的主要代表人物是波林·阿加西·肖(Pauline Agassiz Shaw,1841-1917),她不仅亲自开办慈善幼儿园,招收贫困子女入学,而且创办了一所幼儿师范学校,掀起了一场免费幼儿园运动。虽然这也是一种私人或团体创办的幼儿园,采用福禄培尔的教育理念,但它是免费的,主要针对贫困儿童开放。与此同时,在1870年至1900年间,免费幼儿园协会(Free Kindergarten Associations)、教会、俱乐部、睦邻之家(Settlement House)和其他幼儿园慈善组织为美国大部分城市的贫困儿童提供了幼儿园教育。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美国公立幼儿园的产生。到1900年,美国有超过100个城市拥有免费公立幼儿园。[9]29

  19世纪30年代,美国新英格兰地区正兴起以初等教育为中心的公立学校运动。到70年代,伴随着西部大开发,公立学校运动的余波开始影响到美国的中西部,公立幼儿园正是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1873年,苏珊·伊丽莎白·布洛(Susan Elizabeth Blow,1843-1916)和威廉·托里·哈里斯(William Torrey Harris,1835-1909)在圣路易斯市的德斯皮尔斯学校(Des Peres School)中开办了美国第一所公立幼儿园。鉴于布洛对美国公立幼儿园的贡献,她被誉为美国“幼儿园之母”。[14]由于家庭环境优越,父亲又是州议员,布洛从小就受过良好的教育。1870年,布洛一家去欧洲旅行,途中她第一次接触了欧洲的幼儿园,亲眼观察到了对3到6岁的儿童所采取的一系列幼儿园训练方法。布洛对福禄培尔的游戏理论印象深刻,她在1909年出版的《教育问题》(Educational Issues)中指出:“通过游戏,可使儿童变得富有创造力。她首先感觉到自己有一种创造性的冲动;对意识的自由感到兴奋;并且进一步激发她的创造活动……没有这种自我创造力的活动,所有人都会对千篇一律的模式感到厌烦。”[15]回国后,布洛就萌发了建立一所幼儿园的想法。起初,她的父亲打算出资建立一所私立幼儿园,但被布洛拒绝了。布洛建议圣路易斯市学监哈里斯在公立学校系统中建立一所幼儿园。哈里斯是美国著名哲学家、教育家,曾在哲学上给予杜威极大鼓励,他是公立学校系统的设计者之一,1868-1880年担任圣路易斯市学校的学监(Superintendent,又译督学)。为了办好幼儿园,1872年,布洛还特地到纽约向德国幼儿园教师玛丽亚·克劳斯—贝尔特(Maria Kraus-Boelte)求学。1873年,哈里斯和圣路易斯市学校董事会出于务实的目的建立了这所幼儿园,并从初等学校中调配了一位老师来协助布洛。圣路易斯学校积极投入到幼儿园的创办之中,研究幼儿园教育的基本原理,他们认为儿童在幼儿园的早期训练,有助于培养动手和实践操作能力。该校董事会主席托马斯·里奇森(Thomas Richeson)在1875年的学监报告中指出:“我们最近的幼儿园教育实验主要在工业方面取得了满意的结果。在幼年时,儿童的天性是可塑的,极易模仿任何指令,因此他必须开始一项有助于他手眼使用的娴熟技能的训练……幼儿园的影响将落实在接下来的所有教育中。幼儿园通过全面的实践教学课程,加强早期操作技能和审美的训练,帮助他们进入初等文法学校,这足以给我们国家的工业带来革命,并且使我们的商品在国内外市场上获得好评。”[10]171在布洛、哈里斯等人的倡导下,美国第一所公立幼儿园诞生了。这所幼儿园的创办无疑是成功的,受到许多州的公立学校模仿,使一些私立幼儿园和慈善幼儿园也被纳入到公立教育系统。到1901年,全美公立幼儿园达到2996所(同期私立幼儿园为2111所)。[16]

此,幼儿园教育在美国的发展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就,形成了私立幼儿园、慈善幼儿园和公立幼儿园这三种类型。它们的服务对象不同,分别为富人、穷人和大众;资金来源也不同,分别为自筹、捐助和政府。这三种类型幼儿园的形成过程正是幼儿园在美国的传播与发展过程。因此,有美国学者指出,“在某种意义上,幼儿园的发展似乎走了一个大圆圈:一开始在马萨诸塞出现的时候,它是专为富人的子女而设的,随后,它又被用来改善城市贫困儿童的境遇,到最后,它变成了一种公共教育机构,肩负起所有年幼儿童的社会化任务,而不论这些人的背景如何”。[17]

  三、进步主义:福禄培尔理论之修正

  自幼儿园传入美国之后,在皮博迪等人的推动下,美国掀起了一场福禄培尔主义热潮,创办各种类型的幼儿园、协会以及幼儿师资养成所,从而形成了美国教育史上著名的幼儿园运动。与此同时,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正经历着史无前例、影响深远的进步主义运动。不可避免的是,进步主义教育对幼儿园运动也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由于福禄培尔理论本身的缺陷,即具有浓厚的神秘主义色彩,削弱了幼儿园运动在后期发展中的势头,致使在实践中受到不少人的批判。正如美国教育家约翰·杜威(John Dewey,1859-1952)所说:“福禄培尔偏重抽象的象征主义,往往胜过他的富于同情心的真知灼见。”[18]因此,在现代科学技术成果迭出的背景下,特别是心理学和儿童研究的影响,一些从事幼儿教育事业的进步人士开始对传统福禄培尔理论的缺陷进行反思、批判和修正。

  首先对福禄培尔理论进行批判的是安娜·E.布莱恩(Anna E.Bryan,1858-1901)。1887年,布莱恩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创办了一所幼儿园师资培训学校。同年11月,有6名学生入学,其中有1名就是帕蒂·史密斯·希尔(Patty Smith Hill,1868-1946),后来成为著名的幼儿教育家,是进步主义幼儿园运动的主将。布莱恩与帕克、杜威等进步主义教育家都有过合作,致力于贫困儿童的幼儿园教育事业,但她发现福禄培尔的幼儿园教育方法并不贴近儿童生活,脱离了儿童生活的真实环境,这成了她改革传统派理论的出发点,致力于将幼儿园教育引向儿童真实的日常生活。1890年,布莱恩在国家教育协会(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的幼儿园部门会议上发表了一个有影响力的演讲。这篇题为《致命的文书》(The Letter Killeth)的演讲稿,堪称讨伐传统派的“檄文”。她在演讲中说:“当我们发现一个不明智的倡导产生了巨大伤害时,我们可能祈求远离我们的朋友……由于福禄培尔设计了一个存在巨大危险的体系,即将积木的组合游戏彻底融入到幼儿园当中,这就误导了学校工作,他用游戏作业中的数学序列作为正规的教学流程,并用积木来代替真实使用的工具……福禄培尔通过使用积木和游戏来指导儿童的活动,使他们意识到成长……一种状态的独立依赖于另一种;最后,通过情感把概念联系起来……但是,这要求积木的组合与儿童的需求相一致,以便于儿童始终能够从中获取一些明确的概念。如果简单地给予儿童一个积木序列就能形成一个创造性思维的序列,那么其困难就在于在使用福禄培尔的作业中。”[19]173-174布莱恩批判福禄培尔的象征主义,强调儿童自发的“自由游戏”(Free Play),彻底抛弃福禄培尔呆板的、虚假的游戏作业活动。1897年,布莱恩担任国际幼儿园联盟(International Kindergarten Union)的儿童学习与教师培训委员会主席,积极推动福禄培尔的幼儿园改革,将其引入以儿童为中心、注重实践与儿童心理发展的美国教育改革模式,简言之,就是使幼儿园本土化。

  1905-1909年,正统福禄培尔理论的捍卫者、公立幼儿园的创始人之一苏珊·伊丽莎白·布洛在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任教,开设教育与哲学史课程。布洛深信福禄培尔的自然主义教育哲学,强调人与自然的统一性,并基于这样的理论来开办幼儿园、培训师资和宣传讲学,她在1894年出版的《象征主义教育:一篇关于福禄培尔“母亲游戏”的评论》(Symbolic Education:A Commentary on Froebel's “Mother Play”)中指出:“对福禄培尔来说,思维的展开与动植物的生长之间最有兴趣的一致性在于构成发展这一概念的特征。通过比较儿童与受过教育的成年人的心智,我们发现前者很少具有诸如抽象的、无限的思想,并且各个思想都是相互独立的;而后者不仅拥有特殊思想的无限性,而且能把这些思想表达成一个系统化的统一。”[20]30-1布洛认为象征主义教育并不是来源于福禄培尔,而是来源于幼儿的童年,因为幼儿的童年中充满了象征性的比喻。她说:“象征主义教育起源于福禄培尔吗?我认为不是。他从咿咿呀呀声和游戏中获得。他从种族的童年中获得。当他去市场和同伴做像烤蛋糕和小猪的游戏的时候,他从淳朴善良的母亲那里获得……在很大程度上他是从伟大的教师那里获得,那些教师喜欢在说话中掺杂许多比喻,他们把我们最深的精神体验与野地里的百合花、天价的珍珠和深藏在土壤中的种子相联系。”[20]104-105她进一步指出,“幼儿园的象征主义既不应由肯定的一方来判断,也不应由否定的一方来谴责;而必须是当我们判断其他象征主义的时候,由它与发展心灵的需求来决定”。[20]106“对幼儿园的频繁误解是由于对智力的较低形式和较高形式之间的关系缺乏洞察力。”[20]108布洛对福禄培尔的象征主义思想进行了详细的阐释与辩解,得到了哈里斯的认同与赞誉。哈里斯指出:“真正的内在发展或教育应该从象征主义开始,到美学或艺术;从艺术到科学,再从科学到哲学;真正的艺术(也包括诗歌)要比单纯的象征主义的形式有更高级的‘内在联系’,它构成了游戏的精神一面。再者,科学与哲学要比艺术更高级,事实上它们直接而简单地依附于‘内在联系’,而象征主义的形式只是对‘内在联系’的一种怀疑或暗示,且艺术只是它的一种人格化或说明。布洛小姐……以人类生活中的超验主义这个愉快的方式为特征,将它描述为‘旋转教育’(Vortical Education);象征主义似乎与直线一致,艺术与表面一致,科学与固体一致,这使它自身具有三个维度。布洛对福禄培尔哲学的阐释作出了重要贡献,她阐述了福禄培尔哲学中‘统一’(Gliedganzes)的概念,认为‘统一’是作为大整体中一员的整体——就像人类是一个自我决定的个体,同时又是社会整体的一个部分——例如家庭、城市公司、国家。”[20]xii-xiii

  1893年,希尔接管了布莱恩路易斯维尔的工作,积极投身于幼儿园改革运动。同时,布莱恩和爱丽丝·坦普尔(Alice Temple,1871-1946)在芝加哥接受了进步主义思想的熏陶,尤其是杜威的影响。1894年,希尔和布莱思参加了克拉克大学的夏季学校,并接触到了霍尔的儿童研究运动。霍尔的心理学和儿童研究成果,为进步主义幼儿园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科学依据。为克服传统福禄培尔恩物的象征性,希尔发明了一种大型的积木游戏,叫做“希尔幼儿园地板积木”(Hill Kindergarten Floor Blocks),简称“希尔积木”(Hill Blocks)。希尔积木是完全仿造真实的社会环境制造出来的,“以硬木块为素材,使用拐角处有带沟槽的积木与称为梁的坚固木杆连锁组成”。[21]虽然价格有点昂贵,但对儿童的发展来说却是值得的。儿童通过自己的实际操作,可真实地建造房屋或搭建不同的物品,儿童完全可以进入其中游戏。这种积木扩大了福禄培尔恩物的体积,更接近儿童的真实生活。一方面可以锻炼儿童的肌肉发展,另一方面加强思维和判断能力训练,因为儿童理解他们所做的并乐于从事他们感兴趣的游戏。1905年,希尔积木首次在贺拉斯·曼幼儿园使用。希尔积木是对福禄培尔积木的修正,在当时的美国收到较好的效果。著名儿童作家梅布尔·奥斯古德·赖特(Mabel Osgood Wright,1859-1934)指出:“我迅速使用它们,我不知道还有其他事物比这更能刺激儿童作业,或使他们更快乐的了。”[22]

希尔和布莱恩对传统幼儿园的批判与修正的主要目的在于消除福禄培尔幼儿园中的神秘主义和象征主义,引导儿童进入真实的日常生活环境,使他们忙于、乐于作业,培养儿童的建构性思维,更加注重身体锻炼。她们认为真实的幼儿园应培养儿童的自我活动、自发性和游戏的能力,因为这将推动儿童个性的发展,调动儿童生活的整个兴趣,产生一种持续的影响作用。1904年,希尔应邀到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演讲,宣传她的进步主义幼儿园教育思想。1910年,希尔任哥伦比亚师范学院幼儿园教育系主任。此时,哥伦比亚大学已经成为了进步主义教育的中心,传统的福禄培尔主义在进步主义教育思想笼罩的阴影下显得黯然失色。不仅仅是外部进步主义人士的批判,更为致命的是传统的福禄培尔思想内部凸显的危机,象征主义和神秘主义色彩的幼儿园教育使儿童与真实生活相脱节,忽略儿童道德情感的训练。

  在这场幼儿园运动中,进步派与传统派争论的本质在于对儿童本性的认识问题上。传统派以福禄培尔的象征主义为指导,加上超验主义的影响,认为儿童天生具有某些潜能,发展的过程就是简单地利用象征物诱导儿童展开其潜藏在天性中的本能;进步派则以杜威和霍尔的儿童中心思想为指导,认为儿童未成熟的状态是发展的可能,儿童的生长或发展不是展开某些潜能,而是在于生活本身,强调儿童的主动性,注重儿童的实际经验和社会发展相结合。但两派也有某些一致的观点,例如都重视儿童的身体锻炼、幼儿园师资的培训,均要求幼儿教师必须经过严格的、系统的训练。20世纪30年代,随着进步主义教育思潮的衰落,幼儿园运动中进步派与传统派的论战也接近尾声,但却以进步派的完胜而告终。现代科学技术战胜了传统保守势力,“关于学前儿童的本性和需求的现代心理学、精神病学和遗传学的成果被充分运用”“注重儿童的全面发展”。[19]330-331将心理学应用于幼儿园的实践,意味着使它更充满活力,更关注个体。[23]福禄培尔幼儿园理论的偏狭之处在美国得到了进步主义的修正,象征主义和恩物主义的思想逐渐被抛弃,20世纪下半叶创办的幼儿园更加贴近儿童的真实生活,强调儿童的主动性和创造性,注重个体和社会的发展。最终,幼儿园在美国实现了它的本土化蜕变。

  四、思考与启示

  纵观德国幼儿园在美国的传播过程,一开始就存在着两条鲜明的路线:一条是思想传播路线,另一条是实践推广路线。这两条路径是相互联系的,因为皮博迪在结识舒尔茨夫人之前就对幼儿园有所耳闻。据记载,皮博迪第一次听说幼儿园是在19世纪50年代中期巴纳德那里。[11]280由此可见,在早期幼儿园的导入过程中,巴纳德宣传的幼儿园教育思想要远比舒尔茨夫人倡导的幼儿园实践所带来的影响更及时、更广泛。除了思想传播与实践推广并进之外,在美国幼儿园的早期发展及其本土化的过程中还有一些其他的特点值得我们思考与借鉴。首先,私人团体在美国幼儿园的发展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例如自发成立的幼儿园协会、进步教育协会、私人创办的期刊杂志等。其次,注重幼儿园师资的培养与国外考察,尤其是在幼儿园运动的早期,幼儿园的推广大致是与美国幼儿师范学校发展同步的,而且大量的幼儿园协会也承担着部分师资培训的职责。为了使幼儿园更能适应美国社会发展,他们还注重考察国外幼儿园的发展态势,例如早期幼儿园运动中的几个重要代表人物都对德国幼儿园有过亲身考察的经历。再次,加强幼儿园的多样化发展,允许私立和公立幼儿园并存。公立幼儿园的出现是美国公立学校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过程值得我们深入思考和借鉴。斯坦福大学教育学院荣誉教授拉里·库班(Larry Cuban)指出:“如果以寿命作为一项改革成功的标准,那么存在于公立学校中近125年的幼儿园就是改革者的一个胜利。即使是最尖锐的批判者也不会建议废除幼儿园。”[24]最后,幼儿园之所以能在美国实现本土化的蜕变,主要源于两方面的力量:一是福禄培尔理论自身的缺陷——神秘主义色彩浓厚;另一方面是美国进步主义教育及新的科学研究成果的影响。可见,要使外来事物适应本土发展必要从外来事物本身和本土环境两方面入手来考察。

  注 释:

  我国较早出版的外国幼儿教育史相关著作中并没有提及巴纳德所作出的贡献。(详见杨汉麟,周采.外国幼儿教育史[M].南宁:广西教育出版社,1993:228-229.)另外,在而后出版的著作中才略有提及,但笔墨更多是描述舒尔茨夫人的办学实践,且办学时间存在争议。(详见单中惠,刘传德.外国幼儿教育史[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7:86-87.)

  据查实,《大西洋月刊》在19世纪末也刊登过有关幼儿园的文章。例如,在1893年11月第72卷的《大西洋月刊》中刊载了《学校图书馆》(School Libraries)一文,文章指出,幼儿园不仅仅证明了一种关于教育基础的哲学理论,而且它还是一种实践方法,能帮助大量的没有生活能力的儿童。

  有关该幼儿园的创办时间、舒尔茨的英文姓名及出生年份,国内外文献均有不同的记载。如BOW J.说是1848年由Frau Karl Schurz创立(BOW J.A History of Western Education(Volume Three)[M].Methuen & Co.Ltd,1891:342); CUBBERLEY EP说是1855年由Mrs.Carl Schurz创立(CUBBERLEY E P.The History of Education[M].Boston:Houghton Mifflin Company,1920:766);杨汉麟说是1855年由Mrs.Frau Karl Schurz(1832-1876)创立(杨汉麟.外国幼儿教育史[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1:146);等等。另据MORGAN H提及舒尔茨的英文名是Margarethe Schurz(MORGAN H.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History,Theory,and Practice(second edition)[M].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2011:ix序言);JAMES E T等说Margarethe Meyer Schurz(1833-1876)是德裔美国政治家Carl Schurz的妻子,1856年秋天移居威斯康星州沃特敦,但第二年春天就离开了沃特敦(JAMES E T,JAMES J W,BOYER P S.Notable American Women,1607-1950: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volume 2)[M].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1:242); ALTENBAUGH R J说是1856年由Margarethe Meyer Schurz创立(ALTENBAUGH R J.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American education[M].Westport,Connecticut:Greenwood Press,1999:203);PROCHNER L也认为是1856年由Margarethe Schurz创办(PROCHNER L."Their little wooden bricks":a history of the material culture of kindergarten in the United States[J].Paedagogica Historica,2011,47(3):357);等等。总体来看,较多学者认为创办时间是1855年,国内学者对舒尔茨夫人的名字和出生年份有误解。“Frau”在德语中是“夫人或已婚女人”的意思,Frau Karl Schurz之前不能再用Mrs.,否则语义重复。根据国外相关名人传记和较新的研究成果等资料,笔者认为较准确的创办时间、英文全名及出生年份应是1856年秋、Margarethe Meyer Schurz及1833年。

卡尔·舒尔茨(Carl Schurz,1829-1906),德国革命失败后流亡英国,与玛格丽特相识,移民美国后成为著名政治家、改革家。

  睦邻之家(settlement house),又称赫尔馆(Hull House),是由美国社会改革家简·亚当斯(Jane Addams)和她的朋友艾伦·盖茨·斯塔尔(Ellen Gates Starr)于1889年在芝加哥参照伦敦的托因比馆(London's Toynbee Hall)而创办的一所儿童服务机构。

  参考文献:

  [1]吴氏颖,任钟印.外国教育思想通史:第七卷[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2000:320.

  [2]佛罗斯特.西方教育的历史和哲学基础[M].吴元训,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1987:448.

  [3]LANNIE V P.Henry Barnard:American Educator[M].New York and London:Columbia University Teachers College Press,1974:24-25.

  [4]R F W.Froebel's System of Infant-Gardens[J].The National Society's Monthly Paper,1855(11):246-248.

  [5]BAMARD H.Froebel's System of Infant-Gardens[J].American Journal of Education,1856(9):449 45 1.

  [6]BARNARD H.Friedrich Froebel and the Kindergarten[J].American Journal of Education,1858(3):793-795.

  [7]BARNARD H.Kindergarten and Child Culture Papers[C]//Hartford:Office of Barnard's American Journal of Education,1890.

  [8]HEWES D W.The Froebelian Kindergarten as an International Movement[C]//Nehhama Nir-Janiv,Bernard Spodek,etc.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New York:Plenum Press,1983:345-349.

  [9]MORGAN H.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History,Theory,and Practice[M].2nd ed.Lanham: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2011.

  [10]BUTTON H W.History of Education and Culture in America[M].2nd ed.Englewood Cliffs,NJ:Prentice-Hall,1989.

  [11]ALTENBAUGH R J.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American Education[M].Westport,Connecticut ·London:Greenwood Press,1999.

  [12]布鲁巴克.教育问题史[M].单中惠,王强,译.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12:407.

  [13]WEBER E.The Kindergarten[M].New York:Teachers College Press,Columbia University,1969:40.

  [14]BLOW S[EB/OL].[2013-04-25].https://en.wikipedia.org/wiki/Susan_Blow.

  [15]CHRISTENSEN L O,FOLEY W E,KREMER G R,WINN K H.Dictionary of Missouri Biography[M].Columbia,Missouri:University of Missouri Press,1999:87.

  [16]杨汉麟.外国幼儿教育史[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1:148.

  [17]厄本,瓦格纳.美国教育:一部历史档案[M].周晟,谢爱磊,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249.

  [18]杜威.杜威教育文集:第2卷[M].王承绪,译.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8:60.

  [19]FOREST I.Preschool Education:A Historical and Critical Study[M].New York:The Macmillan Company,1929.

  [20]BLOW S E.Symbolic Education:A Commentary on Froebel's "Mother Play"[M].New York:D.Appleton and Company,1894.

  [21]PROCHER L."Their Little Wooden Bricks":A History of the Material Culture of Kindergarten in the United States[J].Paedagogica Historica,2011,47(3):355-375.

  [22]OSGOOD M M.Progressive Tendencies in the Kindergarten Curriculum[J].The Kindergarten-Primary Magazine,1918(5):246-250.

 

  [23]杜威.杜威全集:第5卷[M].杨小微,罗德红,等,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159.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 om
相关幼儿教育资料:
没有相关幼教

  • 上一篇幼教:
  • 下一篇幼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