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故事:黄泉花开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点击数:

童话故事:黄泉花开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

童话故事:黄泉花开

    在一座远离世俗的小村庄里,有个名叫林初的小女孩,虽然不像白雪公主那样美丽,但也称得上清秀。古灵精怪的,很讨人喜欢。某天,林初在后山玩耍,偶然遇上了一位老人,那老人给了林初一颗种子,让她回去种好,说是会开出美丽的花朵。林初半信半疑地接了种子,从家里找了个花盆,把种子种了下去。每天给它浇水,无聊的时候还会对着花盆自言自语,一开始林初还盼望着能开出花来,可是种了好久还没发芽,林初索性就把它当聊天的对象了。母亲好多次让林初扔了它,但林初就是不肯,不知为什么,林初觉得她和这盆花,有种说不清的缘分……

    这一种就是三年,林初已经忘了这盆花会开花了,然而在某个清晨,它发芽了。

    “哇!妈妈!它发芽了!”林初兴奋地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大呼小叫。

    “嗯,再不发芽我就要扔了它了。”母亲也微笑着点了点头。

    奇迹般的,第二天,这朵花开出了花苞。是枯黄色的,并不是很好看。林除失望地瘪了瘪嘴。然后,在第三天,花,终于开了。与花苞时期完全不同的,正如那位老人所说,这朵花美极了。盛开的花瓣洁白无瑕,还带着一点清晨的露水。虽然看起来娇小,但一点儿也不弱,它在晨风中摇曳着,不惧骄阳,不畏大雨。

    “哇!好美啊!”林初被花的美丽惊艳到了。

    “谢谢你,我叫牵丝,你也可以叫我黄泉花。”那花儿轻轻摆了摆鲜嫩的叶子,像是在向林初打招呼。

    “啊!你会说话!”林初被吓得不轻,一下跌坐在地上,怔怔地望着那朵“奇特”的花,两眼空洞无神。

    “请你不要惊讶,我是一朵从地狱来的花,再加上你之前一直对着我自言自语,我自然就会说话了。”牵丝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淡淡地道出了其中的原委。

    “哦,原来如此。”林初傻傻地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荒谬的解释。

    然后,她们渐渐熟悉了起来,林初也发现好像只有自己能听见牵丝说话,她为此高兴了好几天。她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牵丝陪了林初五年,看着林初从一个可爱的少女,逐渐变成熟,成了一个窈窕淑女。就在林初以为牵丝能够一直陪伴着她的时候,牵丝却在秋天的一个晚上,向林初说了她最后几句话。

    “林初,我以后都不能陪你了,我的花期快要结束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要照顾好你自己啊,记得按时吃饭,不要像以前那样熬夜了,要听母亲的话,不要调皮……最后,林初,遇见你,真好。”说罢,原本纯白的花瓣,在一瞬间,变黑。

    “牵丝?牵丝?我还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呢。你知道吗?隔壁的小牛又抓到了一条好大的鱼呢,村口婉桃刚采了好多新鲜的茶叶回来,牵丝……”林初就这样呆滞地对着牵丝说了一晚上话,不知不觉眼泪也一起淌了下来。

    翌日,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微微泛出了一点鱼肚白,林初整理好心情,将牵丝剪了下来,别在胸口,去了后山,找那个给她种子的老人。果不其然,那老人还在后山,当林初询问如何才能复活牵丝时,他说:“要想让这朵黄泉花再活过来,可得去地狱走一趟。”他还说,要去地狱,要让林初先换一件大红色的嫁衣,因为去地狱的人,都是已死之人,而这些人大多都染上了鲜血。等林初换好了衣服,他便领着林初进了一个小山洞。一进到山洞,林初便感觉到一阵眩晕,再睁眼,已是阴曹地府。

    “诶诶!那边那两个!新来的吧?规矩懂不懂?排队排队!”一个长相奇特的怪物对着林初和老人一阵大吼。随后,他愣了愣,仔细看了看老人的相貌,毕恭毕敬地说“大天狗大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二位这边请。”

    林初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对传说中的地狱充满了新鲜感。无意中瞥到身边的老人,不,应该是大天狗,惊奇地发现他不知在什么时候变了模样:金色的短发,淡蓝色的眼眸清冷无比,高挺的鼻梁,面无表情,手持团扇,身材高大,背后一对黑色的翅膀微微扇动,一身素衣,不可一世的傲慢姿态,腰间别着的面具丑陋无比,与大天狗本人俊秀的模样完全不同。林初看到这样的变化不由得一阵恶寒。摸了摸胸前的牵丝,才定下心来。

    不一会儿,两人来到了一座大殿前,大天狗便领着林初走了进去。

    “哟,大天狗回来了。”坐在高处的一位青年男子“啪”地打开了手中的纸扇,微笑地看着大天狗与林初。

    林初平时很喜欢研究神鬼这一类东西,自然认出了坐在椅子上的男子并不是所谓的阎王爷,而是阴阳师—晴明。

    “晴明大人。”大天狗依旧是那一副冷淡的样子“博雅大人。”然后,他向着晴明身边的一位男子致意。

    源博雅,晴明的挚友。林初在心中暗暗想道。

    “天狗,这就是你和我说的那个小女孩?小丫头有点能力,可以把黄泉花种出来,只是……可惜了,你要想救回这朵黄泉花,可得付出很大的代价。”晴明摇着纸扇,意味深长。

    “嘁,晴明,那么委婉干嘛,小丫头片子,救活那朵花,要用你的血,来换她的命!”拿着弓箭的源博雅口直心快地说出了救牵丝的方法。

    “好!”没有一丝犹豫地,坚定地,林初答应了。她把黄泉花取下,递给晴明。可是,牵丝的花瓣,掉了。

    晴明见黄泉花凋零了,不由一愣,随后念道:“黄泉花谢,不祥之兆,汝必须死。”随后鬼使白和鬼使黑走了进来,挥起手中的镰刀,毫不犹豫地落了下去……

    黑暗中,牵丝又开了,一身嫁衣的林初静静地站在一片鲜血之中,三千青丝在空中飞舞,她回眸,笑着说:“牵丝,你欠我一个人情,我们……有缘再会。”牵丝洁白的花瓣上染上了一地鲜血。

    血泊之中,牵丝化作一位身着白衣的少女,眉间是一点无法抹去的朱砂,她走到林初身边,静静地看着这个活泼的少女,控制不住的眼泪滴落在林初脸上,洗落了她脸上的血。

    牵丝眉间一点红,乃初心间一楚痛。

文 章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