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阅读之父女篇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点击数:

亲子阅读之父女篇

文 章来 源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O m

亲子阅读之父女篇

开卷有益,阅读之重要,毋庸置疑。让孩子多读书,以后于做学问则有“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有神”的效果;于社会实践则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人生目标;功利一点说罢,书中的“黄金屋、颜如玉”也是不错的,毕竟“男儿若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是很多古人焚膏继晷、皓首穷经的人生选择。当然,读书不问性别的,女儿八岁了,姑且总结一下我们的阅读体验。

阅读的起点应当在家庭,中国自古都有从冠缨之族至寒门子弟追求“书香门第”或“耕读传家”的社会风尚;前苏联的苏霍姆林斯基也曾指出:“所有那些有教养、好求知、品行端正、值得信赖的年轻人,他们大多出自对书籍有着热忱的爱心的家庭。”那么,一个人从呱呱坠地至成长为合格的社会公民,最需要的家庭阅读方式是什么呢?也许阅读研究专家吉姆·崔利斯《朗读手册》中这样一段话很有见地:“你或许拥有无限的财富,一箱箱珠宝与一柜柜的黄金。但你永远不会比我富有,我有一位读书给我听的妈妈。”因此,我极力倡导亲子阅读。

亲子阅读核心概念应当是亲子共读。以书为媒、以阅读为纽带,让孩子和我共同分享多种形式的阅读过程。这绝对是让孩子爱上阅读的最好的方式之一了:当爸爸妈妈和孩子共读一本书时,很容易会让孩子觉得读书是一件非常快乐事情,进而更愿意自发地去进行阅读。

在我引导孩子读书的思想中,其实还有当下时代的考量:现在的孩子,花了太多时间面对电子屏幕,拥有的只是被动接受的、让人眼花缭乱的、甚至不加筛选的绚丽声光,没有了人际的交往,更不可能有我这一代人爬树打鸟、满山干仗的童年游戏。那现在的孩子有什么呢?也许有类似游乐园里的滑滑梯吧,设施有限,培养的大多也是争抢而非合作和谦让。稍好一点的游乐设施就要花钱买票了,我等工薪阶层的做父母的,一方面在旁边罚站,一方面捂紧口袋,一方面还要忍受自己绝对不是舍不得给孩子花钱的煎熬。不过不打紧,玩耍虽至少在锻炼身体上具有不可替代性,但读书绝对是一项低成本高回报的买卖。书里有我想说给孩子的一切故事,有我希望给孩子培养的一切优秀品质。也许有人会质问:书籍也是孩子被动接受的,手机游戏、电视动画里多的是好东西,怎见得读书就比电子产品好呢?

我理解的亲子阅读,核心在于“亲子”,它是基于实践与交流基础上的阅读,至少不是单纯的陪伴,实物形态的书本更具有亲和力,信手拈来,随手翻阅。而虚拟的电子产品目前是很难做到这些的。

亲子阅读的另一要义是选材,做父母的不能盲目自信,以自己所好,强加于孩子。经过多方参考和反复斟酌后,我买了不少书给孩子。当然,我工作很忙,以至于孩子津津乐道于书的内容时,我经常成为一个满怀愧疚的父亲。尽管如此,在有限的时间里,我还是用我的方式参与了孩子的阅读。

买书是读书生活的一部分,在女儿央求了数次之后我才找到了一个完整的下午——有时间带孩子去新华书店买书。图书馆、海洋馆、游泳馆……其实都应当是儿童乐园,构建的是孩子的不同成长,所以过程也是要享受的。牵着手走路,在孩子欢天喜地的情绪里,我能感觉到她喜欢和她的爸爸一起去图书馆,我也全身心投入买书的过程。开始选书了,我的顾虑还是很多。直观上,要图文并茂,这样孩子更喜欢——先喜欢再说罢;我的大女儿刚上小学,阅读难度大的书要带拼音的;还要考虑纸张质量、字迹清晰度、书页颜色是否会导致视疲劳、……当然,一想到以后“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看到女儿快乐的样子我也是满眼的星星,于是买书就几乎不考虑价格了。

于是几次购书之后,家里的书占领了很多阵地:书架、书桌就不用说了,沙发、茶几、餐桌、床头、被窝、车后座、后备箱……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书架里那些原有的我的书,什么诸子百家、各类史书、工具书、小说,妻子的各种医学书,统统成了摆设。妻子收拾家务满腹抱怨的时候,其实也是家庭幸福的一种。偶尔我看我的书,女儿看她的书,要问我我自己的书里有什么,不好意思,忘记太半了。让我惊奇的是我的女儿,她几乎记得她看过的所有书的内容,想要寻找一个故事或某个漫画,一会就能翻到。想想也对,我小时候可不就记得哪棵树上有鸟窝、哪个洞里有蛇么!她偶尔蹦出几个抽象词汇、历史典故,我让她解释后,有时让我这个研究中文的父亲也为之汗颜。倒不是理解的内容多么精确,而是这里面闪烁着孩子的淳朴的、独特的智慧光芒!时而让我捧腹,时而让我显示一把做父亲的知识“渊博”,时而让我觉得这个词汇早该和她说了,现在临到她问我才说,满满的愧疚……

参与孩子的阅读也不都是被动的,我常以主动参与游戏的方式和孩子一起读书。给孩子买《成语故事》的时候,选了一本带插图和拼音的、不算厚的书,里面的成语也都是常用常见的。有些成语故事浅显易懂,有些历史性太强。其实不管是哪种,孩子能否书写、能否重述故事,这些知识性理解我觉得一点都不重要,趣味和智慧才是主要的。

记得幼儿园时,在孩子能完全复述故事情节后,仍然问我:

“爸爸,‘东施效颦’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一瞬间我想了很多,孩子除了知道东施是个丑女外,真的不知道“效颦”的含义。

“效颦就是‘模仿别人皱眉’的意思。”我说。

我不仅单独解释了“效”和“颦”的意思,甚至还给女儿说了林黛玉的故事:美得像西施,又说了贾宝玉第一次见到林黛玉时给她起名字叫“颦颦”的故事……

然而,一瞬间我闭上了嘴巴,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我这个做爸爸的在干什么呢?是宣扬病态美?还是给幼小的孩子进行爱情启蒙?女儿明显想知道我所说的故事的所有内容,为了解释一个故事,我要继续说所有故事并且忠于原著不能撒谎,偏偏我说故事的能力还不错,不至于索然无味。

“丫头,你的辫子今天梳的真好看,谁梳的啊?”我岔开话题并捧着女儿的脸亲了一口问道。

“奶奶梳的。”

“爸爸也想梳个辫子呢!可惜头发太短了。要不,你把你的漂亮的发卡借给我,我戴头上试试?”我满含“期待”的眼神央求。

“好耶好耶!”女儿一瞬间来了一百倍的精神。
于是乎,红色的蝴蝶结发卡就卡住了我额头上不多的头发,我欢快地在客厅跳来跳去,女儿欢呼着追赶我:

“我当美女啦,我当美女啦!我和我的宝贝女儿一样美啦!”我口中洋洋自得。女儿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抓狂;妻子乐不可支,赶紧拿手机拍照;母亲笑得肚子疼……

“宝贝,你是美丽的西施,我是东施,我今天模仿你戴上发卡后美不美?”我一脸狡黠,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爸爸,爸爸,快把发卡摘下来,你是男生,你这是东施效颦嘛。丑死了……”女儿跳起来要摘掉我头上的发卡。

……

直至现在,女儿还偶尔要求我们演一场“东施效颦”的故事,不只如此,把家里的塑料凳子翻过来当作船,客厅的地面当作水面,铅笔变成一把剑,我和女儿一起表演“刻舟求剑”;女儿蹲在四个沙发凳中间,我扮作小鸟飞来与她对话,这是“井底之蛙”;郊游时和她追赶嬉戏,我指着对面山上大喊,那边好多人跑过来了,这是“草木皆兵”;至于骑在我背上“策马扬鞭”、“悬崖勒马”、“马到功成”……更是常有。也许妻子口中家里成了乱糟糟的“土匪窝”,但女儿换得了快乐的童年,绝对值得。

每个人自咿呀学语,到父母就地取材为其画荻而教,直至能自主诵读。读书的过程就是心灵的洗礼的过程。成年就业,洗尽岁月铅华,磨蚀的不过是自己的天性。自从当了父母,面对自己的孩子,才猛然醒悟生命的本真。

爱孩子,那就亲子阅读吧,因为这不仅是孩子的阅读,卸下成年人西装革履般的矜持,我们每个人又何尝没有一颗童心?

 

文 章来 源莲山 课件 w w
w.5Y k J.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