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雪里红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点击数:

民间故事:雪里红

文 章
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

民间故事:雪里红

   “小黑”——,张老汉的声音回荡在山林里,他四下张望,却始终不见小黑踪影。昨天的学下到现在都没有停,张老汉走在雪地里,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但他心里却是空的,小黑陪他到现在已有6年,6年中小黑是他唯一的家人。“小黑”——声音从张老汉口中传出,传到那边的山崖上又传出来,这时一只通体黑猫的猎狗撒了欢跑过来,张老汉又喊“小黑,你跑哪儿去了,吓死我了。”猎狗跳起,扑着张老汉,用温热的舌头舔他的脸。张老汉笑了,抚摸着小黑的头说:“小黑走,咱们吃饭去。”

    张老汉给小黑盛好了食,小黑吃得很欢,吃完了,把盆添得发亮,张老汉又给小黑添了一勺饭。“小黑,最近怎么这么能吃啊,在外面玩的累坏了吧?”小黑摇摇尾巴,走过来舔张老汉的手。外面,一只杂毛猎狗在远处望着,哼叽得叫了一声,小黑舔舔嘴巴跑了出去,和杂毛猎狗奔跑在一起。

    张老汉皱了皱眉心想小黑这么跟着我6年了,也该给她找个伴了,怕就怕小黑跟着杂毛狗跑了回不来。张老汉起身向屋外走去,拿着猎枪,想着今天的兔夹子能夹得着点什么猎物。

    晚上小黑回来了,张老汉把下午捕的兔子炖了一锅肉,杂毛狗仍跟着小黑,小黑进了屋,杂毛狗在门外蹲坐着,雪又下大了,天虽然黑了,雪却泛着着耀眼的光,张老汉想不然就收留杂毛狗跟小黑做个伴,也省得天天找小黑,担心她了。张老汉又盛了一份狗食放在门口,示意杂毛狗可以吃了,杂毛狗巴巴地望着张老汉,摇摇尾巴,走了过去,大口地吃着食。张老汉给杂毛狗也铺了个窝,他也挺高兴,想着以后家里又多了一口人。

   小黑每天也不跑远了,两只狗跟着张老汉出去打猎,老汉在前头走,小黑和杂毛狗在后面跟着,有时候小黑贪玩跑远了,老张一吹哨,小黑和杂毛狗就跑过来跟着他。张老汉发现了一串动物的脚印,这脚印不同寻常,小黑和杂毛狗也警觉地嗅了嗅。张老汉感觉不对劲,这脚印里还有血迹。张老汉晚上回家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捕猎器上的血迹和类似狼的皮毛还有雪地上的血迹,张老汉心里一寒。

   远处传来了一声凄寒的“嗷呜——”,张老汉的想法得到确认,捕兽器上的血迹就是狼的。从足迹判断,应该是一头孤狼。门外,小黑和杂毛开始不安地狂吠,张老汉拿起猎枪,手心里已出了手汗。好多年没有遇到狼了,张老汉心想。

   狼的嚎叫又近了一些,小黑和杂毛依然狂吠,张老汉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办。突然,小黑和杂毛不再狂吠,而是在喉咙里发出低沉的愤恨的声音。张老汉心想,坏了,狼一定是到了,张老汉打开门,提着枪走了出去,孤狼突然从远处扑来,朝着张老汉,没等张老汉动手,小黑咬住了孤狼的尾巴,孤狼回头,张开大口向小黑猛地咬下去,小黑的耳朵被咬住了,血流了出来,一滴滴流在雪地上。杂毛扑向孤狼,咬住了狼的一条腿,狼并不妥协,用力扯掉了小黑的耳朵,杂毛把狼按在了地上,张老汉拿枪对准孤狼,扣动了扳机,但这一枪放完了,狼腾身而起,再一次扑向张老汉,小黑扑向孤狼,咬住它的后退,杂毛咬住狼的另一条腿,张老汉拿起木棍朝孤狼打击,孤狼倒下了,杂毛和小黑撕咬着狼的身体,张老汉顺势给了狼一枪。经过一夜战斗,他们打死了狼,地上的白雪上血迹斑斑,张老汉心疼地给小黑做了包扎,小黑依旧温顺地舔着张老汉的手。

   看着地上的斑斑血迹,张老汉感到他不再孤单。

文 章
来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