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故事:我和我的蛇女同桌

时间:2019-01-15 14:47:13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网络

幼儿故事:我和我的蛇女同桌

文章来
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
幼儿故事:我和我的蛇女同桌

  每当我想换走同桌,就在老师来教室之前,将小花蛇放在桌面上。小花蛇是我一手训练出来的,没有我命令,它根本不敢伤害人,总是乖乖地盘着睡在我面前。可是,只要我在尾巴上轻轻点三下,他就会像一条凶猛的大蟒蛇遇到危险时一样,张开大口吐着信子朝距离我最近的人示威。
  它也只是示威而已,但我的同桌就会找老师告状,要求换座位。然后,老师顺利将他或者将我调走。当然,谁也不敢告状说我拿小花蛇吓唬人。
  今天早上我故伎重演,同桌又去告状……
  吕老师走近我:“听说你乱写乱画乱闹的毛病又犯了?”
  “是是是,我今后一定注意!”我连头也不敢抬起。
  “你老是这个样子,就是不改!把你放最后一排吧,你又说你眼睛近视。你看看你已经换了多少同桌了?我给你面子,你也应该给我面子嘛!”
  “好,这回我痛下决心,一定改!我一定说到做到。否则,我就坐最后一排!”拿出非常诚恳的态度承认错误,以最大的决心表示改正错误,是我每次都能逃避老师严厉批评的法宝。
  吕老师点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接着我的同桌被换走了,我坐得直直挺挺的等待下一位“革命战友”到来。
  这回给我换的新同桌竟是女生,而且还是班上不算很靓的那种。我想了半天竟然想不起她的名字,只好尴尬的朝她笑笑。用我的聪明一想,我突然清楚了,这是老师在我身边安插的卧底啊!哼,用不了一节课就让她走人!
  她却很大方:“跟你同桌,我算是完了!”
  我连忙趁势一笑:“我知道你是老师的卧底。你别给他传情报,咱们以后好好合作,保证咱俩的成绩都会直线上升!”
  她只是笑,却不理我。我觉得没趣,继续在桌上乱写乱画。她瞥了我一眼,打开书有板有眼的读起来。我故意歪头看见了她书上的名字,原来她叫“张杰”。
  下课了,看着老师走出教室,我将小花蛇拿出来放在桌面上。我想,张杰一看见小花蛇准会和其他女生一样,先是吓得大叫一声,然后疯狂逃跑。可是,她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双比较好看的眼睛盯着小花蛇,脸上还笑吟吟地现出两个小酒窝。
  这可让我大出意外。好哇,你假装大胆,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偷偷在小花蛇尾巴上轻轻点三点。小花蛇朝张杰探出头去……
  哼!好戏上场了!可是,我的兴奋从10点一下降到了0点。小花蛇把半截身子探在张杰面前,一点也不凶残可怕,反而变得十分温顺,似乎向主人讨好一样。嗯——怎么会这样?悄悄围在旁边的那些男生们开始嘲笑我:“蛇主,怎么样?软了吧?”
  “蛇主”是我的雅号。不过我才不服输呢!不然那就不是我了。可是,我的百战百胜的小花蛇怎么成了张杰的俘虏?奥!我突然明白了。我的小花蛇是雄性,而张杰是雌性。异性相吸!好,明天我把我的雌性小花蛇带来。哼,异性相斥,非让你和我的雌性小花蛇大掐一通不可。
  第二天,我刚刚把我的雌性小花蛇放在桌面上,张杰也拿出一条小花蛇来,而且还是雄性的。两条小花蛇一见面就像分别多年的朋友突然见面了一样,慢慢的“拥抱”在一起。我急忙发出指令,让我的小花蛇回来,不要理睬张杰的小花蛇。可是,我彻底失败了。我的小花蛇有了新朋友,哪里还听我这个主人的调遣!
  我遇到过很多不开心的事情,比如数学考试不及格,比如摔跤被摔倒在地,比如明明五音不全,音乐老师每节音乐课都提名让我独唱,等等等等,可是,没有一次像我今天这样不开心。
  今天的我可以说很凄惨!
  回到家里我偷偷上网,想通过网聊排除我的烦恼,不想有个网名叫“最新紫药水”的人加我。我的网名是“满身青春痘”。她这“最新紫药水”不是要消灭我“满身青春痘”吗?有了对手,我的情绪顿时高涨起来,发誓要聊得她乖乖投降!
  “新同桌让你很没面子,是吗?”
  “你的小花蛇也让你丢了面子,是吗?”
  她竟然主动进攻,而且开口就提我最近换同桌的原因,也是最伤我自尊,最怕别人提起的问题。什么人啊,哪壶不开提哪儿壶!可是,“最新紫药水”怎么知道这些的?是我身边有她的“卧底”,还是“紫药水”就潜伏在我身边?
  “今天放学路上跟别人摔跤,你又失败了?对吧!”
  爱谁谁,我不准备理她了。
  “我知道你不痛快,还特不服气!”又是一句漂亮的出击。
  我的脸都气青了,决定反击,开始启动我自己编的黑客程序,我要炸死她。
  “说真的,你总以为很了不起!其实你高估自己了!甚至自不量力!”
  又是四炮连击,发发命中我的靶心。我讨厌这类词语。我怒不可遏了,开始发射我的黑客程序。
  “听说你新换的同桌是女生?她可不好惹!看你怎么撑!”
  最新紫药水还在炮击我。
  我的黑客程序正在出击。
  “你怎么不说话,我知道你要哭了!”
  好你个紫药水,死到临头了,还敢炮击我!一枚炸弹的图标开始闪烁。我的鼠标指针在缓缓的移向炸弹,右手一点,同时也闭上眼睛,想像对方看到电脑立刻死机时呆若木鸡的样子,心里爽的像呼吸了一口纯氧一样痛快。
  半晌过后,我美滋滋我睁眼一看,屏幕上弹出了一行提示:“非法操作——关闭”。没想到我自己设计的程序竟然将我的电脑关机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电脑可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情况。难道——张杰不怕我的雄性小花蛇,我带去学校雌性小花蛇,她又带去她的雄性小花蛇,处处克我;我发射黑客程序攻击“紫药水”,被拦截之后反而攻击了我自己——难道“紫药水”是张杰,张杰是“紫药水”?没证据,也想不通。我这么聪明的人,才不会为想不通的事情伤脑筋。
  星期一早上,趁张杰还没来,我先将一种麻醉药粉撒在桌面上,当然要让张杰看不出来才行。不一会儿,看到她来了,我先将花蛇拿出来放在桌面上。张杰坐下后,也将花蛇拿出来。可惜,她的花蛇刚放到桌面上就翻滚起来,不一会儿便一动不动了。
  “啊——我的小花蛇怎么了?”张杰两只眼睛睁得像两条蛇盘成的圆圈。
  我假装不知原因,也惊呼了一声,急忙把自己的小蛇收起来:“你的蛇得瘟疫了吧?”
  “你才得了瘟疫!”张杰突然趴在桌上哭了。我更意起来。突然,她猛然抬起头,红着眼瞪着我。
  “青春痘,我也算讲究人吧?跟你同桌两星期,帮你写了多少作业?我就像应该似的,连个谢都没有!再说,老师让我监视你,每次问我,我什么都没说。就你干的那些缺德事我哪件不知到!别以为你自己聪明,别人都傻!我的小蛇到底怎么回事?!”最后一句她几乎是吼出来的,整个教室的人都听见了。我这时才觉得有点过份了,只好充耳不闻,破天荒的打开书读了起来。可是我心里很慌乱,也很不自在。
  晚上回到家,我打开电脑上了网,找“最新紫药水”说说心里话,排遣排遣我心中的不痛快。
  “你在为麻醉了张杰的小花蛇而苦恼。”
  “……”我无话可说。
  “哼!不就是你的花蛇在她的花蛇面前失去了威风吗?”
  她怎么什么都知道?
  “就这点小事,你也太没风度了吧!”
  “我也说不清。我已经觉得自己过分了,但是我好像越来越喜欢她了。”
  “喔,说什么呢?真讨厌!”
  “哎,我说的喜欢是同学式的喜欢,不是那样的喜欢。”我急忙解释,“再说,我说喜欢张杰,又没说喜欢你紫药水……”
  对方突然下线了。
  “什么人啊!”我突然一愣,“张杰就是紫药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是!”
  第二天,我验证了“最新紫药水”就是张杰,顿时浑身不自在起来。晚上放学的时候,我把一个小纸包递给她:“解药。”
  张杰迟疑地接过纸包,问我:“为什么?”
  “我害怕老师再给我换同桌!我想让你做我最后的同桌!”
  张杰笑了。
  我又说:“我的满身青春痘都让紫药水消灭了。”
  “讨厌!”张杰转身跑向前面,然后又把我拦住。“你现在应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会说话。以后说话再说不清楚,我的网名就改为‘彻底消灭蛇主’。”然后又向前跑去。
  “我说话说不清楚吗?”我愣了一会儿,忽然想起都是“喜欢”两个字惹的祸,冲她使劲儿喊,“我‘讨厌’你——”文章来
源 莲山 课件 w w
w.5 Y k J.cOm